新筆趣閣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《三國之召喚猛將》一千一百一十六 史上最強后宮
    按照劉辯的要求,整個金陵城中有資格投票的官員,包括從三品在內,大約有四十多人符合投票條件。

    劉辯知道武如意背后站著龐大的江東士族,在九部或者各州做官的不在少數,如果把條件放寬到五品以上,即便有自己的支持,也不見得甄宓能夠穩操勝券,所以劉辯就把資格線卡在了“從三品”向上。江東做官的雖多,但真做到從三品向上的卻是沒有幾個,這樣將會大幅削弱江東士族對武如意的支持。

    而且劉辯這樣選皇后堪稱前無古人,不能說絕對公平,譬如劉辯很賴皮的給自己和老娘規定了一票抵五票。但比起一言九鼎,乾坤獨斷,一句話就定了皇后人選的皇帝開明了不知多少倍,至少武如意和甄宓都有機會,誰贏誰輸那就看自己的人脈與聲望了。

    至于各地的封疆大吏與軍團主將,劉辯思前想后還是決定不讓他們參與進來。各州刺史都是外放的官員,就算級別再高,也不應該參與進中央的決策層之中,否則立個皇后都要征求地方官員的意見,朝廷威嚴何在?

    至于各軍團的主將,目前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,大戰在即,更是不能讓他們分神。因此經過劉辯親自審核,擁有投票資格的大臣共計四十二人,后宮嬪妃包括武如意、甄宓在內,共有十五人。再加上劉辯與何太后各自五票,總票數為六十七票,這樣一來無論如何都會分出高低。

    次日早朝,當劉辯公布了投票人選以及規則之后,左丞相荀彧立即站出來提出建議:“陛下,臣認為應該匿名投票,這樣才能讓諸位同僚沒有后顧之憂。”

    劉辯其實很想借這個機會摸摸朝堂中究竟有多少人支持武如意,但劉辯也知道如果實名投票的話,這些官員肯定會顧及自己這個皇帝的態度,從而被迫選擇武如意。畢竟自己現在就差公開表態支持甄宓做皇后了,這些當朝大員不可能都像魏徵那么耿直,在個人利益面前他們肯定會吸取魏徵的教訓,被迫改變他們的初衷。

    這樣雖然可以大幅增加甄宓問鼎皇后寶座的幾率,但也將會讓這次投票的公平性大打折扣,不利于劉辯樹立自己大公無私的形象。而且也讓劉辯無法摸到這些臣子的態度,到底有多少人支持武如意,有多少對自己惟命是從?

    “荀卿所言極是,朕準你所請!”劉辯不假思索的答應了荀彧的請求,“明日就是新年,諸位臣子放假三日,回家團聚,三年之后眾臣齊聚太極殿,票選皇后,勝者擇日舉行立后大典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    文武百官山呼萬歲,一起鞠躬謝恩。等皇帝從后門退出太極殿之后,方才各自散去,回家準備過年去了。

    因為這次的立后之事,讓整個乾陽宮都處在了浮躁之中,一連三天的時間,太監、宮女們議論的不是怎么過年,而是誰更有可能登上皇后寶座,執掌六宮?

    “我覺得德妃娘娘勝算更大,畢竟朝堂中的諸位大人都是耿直之輩,就像魏徵御史那樣,當著陛下的面都竭力進諫。如果是實名投票,或許甄昭媛還有三分勝算,既然匿名投票,我想諸位大人的內心肯定更支持資歷更勝一籌的德妃娘娘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獲得投票資格的諸位大人之中,據說有十人左右是出自江東本土,或者曾經受過陸司徒提攜,如果匿名投票的話,這些選票肯定都會落到德妃娘娘頭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見得吧,甄昭媛現在有陛下的支持,一票抵五票,再加上生了一對龍子,又有雙星曜空的吉兆相助,順天應命,鹿死誰手還真的難以知曉!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手里也有五張選票,關鍵還要看太后支持誰。如果太后支持德妃,那甄昭媛必敗無疑,如果太后支持甄昭媛,兩人的勝率五五開!”

    宮娥們議論紛紛,而太監們也跟著湊熱鬧,甚至有人私下里開盤下注,賭武如意和甄宓誰能登上皇后之位,武德妃的賠率是一賠二,甄宓的賠率是一賠三。

    劉辯對這些流言蜚語都充耳不聞,由著他們私底下議論。而嬪妃們倒是一個個表現的很平靜,尤其是當事人武如意,以及昭媛甄宓,依舊一臉的古井不波,好像事情與她們無關一般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的時候,劉辯召集了后宮中的十四個嬪妃,以及十二個兒子,八個女兒齊聚麟德殿,來了一場盛大的家庭聚會。作為皇帝的親娘,何太后自然也會盛裝出席。

    麟德殿內被裝飾的煥然一新,漂亮的宮女們載歌載舞,樂匠們撥琴弄弦,一片歡樂的氣氛。

    換上了薛靈蕓親手縫制的龍袍,劉辯看起來更是神采奕奕,頜下留起一撮濃密的胡須,更是顯得霸氣十足。在中間的筵席上端坐,等待嬪妃們陸續到來。

    最先到來的是德妃武如意,攜帶了七歲的兒子渤海王劉治,以及四歲的兒子陳王劉淵前來赴筵。當看到天子早就恭候多時,不由得面色微變,急忙上前施禮參拜:“想不到陛下竟然早早到了,臣妾們卻要讓陛下久等,實在是罪不可赦!”

    劉辯爽朗的大笑一聲:“哈哈……愛妃言重了,一直都是讓你們等候朕。今天過新年,朕給自己放了一個假,就讓朕等等你們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還不快快參拜父皇?”武如意急忙推了兩個兒子一把,叮囑一聲。

    劉治的身體比較虛弱,咳嗽了幾聲上前施禮:“孩兒拜見父皇!”

    四歲的陳王劉淵也跟著施禮:“孩兒拜見父皇!”

    劉辯親切的撫摸了兩個兒子的腦袋,叮囑武如意道:“治兒的身體看起來有些虛弱啊,沒事多召張仲景、孫思邈他們幾個進宮來給治兒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遵旨!”武如意笑靨如花,肅身施禮答應一聲。

    前夜劉辯已經在武如意的景寧宮夜宿過,該說的話都說了,該做的事都做了,此刻也不需要再多贅言,吩咐一聲:“愛妃入座吧,待其他人到來之后咱們便開宴吃個團圓飯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陛下賜座!”

    武如意答應一聲,在鄭和的帶領下在劉辯左手的第一張桌案上坐了,兩個兒子分分別坐在左右。

    緊隨武如意到來的是昭儀步練師,攜帶了七歲的城陽公主劉濤,以及清河公主劉璇前來赴筵,這也是一對孿生姊妹,與甄宓所生的孩子區別就是性別不同,因此也使得步練師與甄宓的命運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步練師母女施禮參拜后在鄭和的指引下按照身份入座,接著到來的是婕妤貂蟬,帶著七歲的女兒舞陽公主劉亦菲,以及四歲的兒子武陵王劉烈前來赴筵,同樣參拜后入席。

    貂蟬之后一塊到來的是美人薛靈蕓與修儀張出塵,薛靈蕓帶著四歲的女兒平陽公主劉喜,張出塵則抱著兩歲的兒子南陽網劉登到來。依舊是先參拜皇帝,接著在鄭和的指引下按照身份入座。

    第六個到來的是昭容陳圓圓,身邊攜帶的則是四歲的女兒金城公主劉珂;以及收養的唐后遺子魯王劉念,新年過后虛歲四歲,與劉珂同齡。

    “臣妾拜見陛下陛下!”陳圓圓笑靨如花,肅拜施禮,起身后吩咐劉念,“念兒,你不是整天嚷嚷著要見父皇么,還不快快施禮!”

    劉辯十二個兒子之中,除了太子劉齊之外,其他的全都是二字郡王,以郡為封地。只有皇后唐婉產下的第二個兒子劉念被封為一字王,以魯國為封地。

    “孩兒拜見父皇!”劉念頗有兄長之風,跪地叩首。

    下一個抵達麟德殿的是淑妃衛梓夫,帶著五歲的河東王劉征前來出席,參見了皇帝之后又接受了其他嬪姬、美人的參拜,然后在武德妃旁邊的桌案上坐了。

    衛梓夫之后是孫尚香,帶著尚不滿一生日的女兒劉琳瑯前來赴筵。孫尚香之后到來的是美人糜真,帶著唐后九歲的女兒昭陽公主劉詩前來參加新年筵。由于多年不能生育,所以糜真一直把劉詩當做親生女兒,視若己出,這讓劉辯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繼糜真之后到來的是賢妃穆桂英,穿的英姿颯爽,走起路來龍行虎步,與披金戴銀的其他嬪妃截然不同,身后的宮娥抱著今年八月份出生的永樂公主劉霓裳。

    而大喬自從三年前在交州胎死腹中之后,遲遲未能懷孕,這幾年一直郁郁寡歡,所以和穆桂英走的比較近。此刻看到別人都帶著兒女來赴筵,心中更是黯然神傷。只是由于今天是新春佳節,整個皇室的團圓宴,也不好推辭缺席,只能強顏歡笑跟著穆桂英一起來赴筵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岳鵬舉前幾天給我修書說無忌跑到宛城去了,今日這筵席上唯獨缺他啊!“劉辯撫須微笑,接受完了穆桂英和大喬的參拜之后,伸手示意二人入座。

    看到大喬神色悲戚,劉辯心中頗為愧疚,暗自決定下次出征帶著大喬,無論如何也要成全她做母親的夢想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我要和你坐一塊!”

    穆桂英和大喬剛剛入座,就響起一陣噗通普通的腳步聲,一個七八歲的小孩一陣風般跑進了大殿,跪在地上磕了個頭,就要湊上前去和劉辯擠到一塊坐。

    (ps:不知不覺中,劉辯的后宮陣容已經如此龐大,不算私生子潘安已經有二十個子女了,就趁著這一章盤點一下吧,未來的大漢繼承人可是要從這里面挑選)(未完待續。)
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