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《三國之召喚猛將》一千二百二十九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
    北海國境內,唐軍大營。

    范增在瑯琊與蒯良、許褚分道揚鑣之后快馬加鞭,花了兩天兩夜的時間抵達了位于北海國平壽縣城的唐軍大本營。

    在過去的這段時間里漢魏激戰的如火如荼,李世民也沒有閑著,先是聯合曹魏進犯徐州,接著又放出風聲準備再襲江東,所有的一切只為了聲東擊西,真正的目的在于拿下青州,拔掉這根插在背部的芒刺。

    但讓李世民郁悶的是,以劉辯為首的漢朝軍事集團根本不為所動,甚至沒有向江東增派一兵一卒,反而派遣了冉閔、彭越、龍且、郭淮等人增援青州,導致唐軍失去了最佳的進攻良機。

    李世民見勢不妙,趁著漢軍援兵還沒有抵達青州之際,立刻率領金彈子、李舜臣、淵蓋蘇文、李嗣源等猛將兵分三路,分別從成山頭、黃縣、東牟三地登陸青州,每支兵馬五萬人,猛攻沿海的東萊郡、北海國治下各縣。

    新任青州刺史蕭何得知唐軍來勢洶洶,李世民親自提兵來犯,一面修書向李靖和金陵朝廷求援,一面派遣廉頗、辛棄疾組織郡兵向東迎戰。

    廉頗手中的郡兵只有四萬人,而跨海來襲的唐軍多達十五萬,雙方兵力懸殊,廉頗不敢力敵,一面派使者聯系膠州灣的鄭成功水師,一面屯兵劇縣拱衛青州治所臨淄,據城死守等候援兵。

    三路唐軍在膠東一路披靡,連下黃縣、牟平、昌陽、掖縣、挺縣、即墨、高密等二十余座縣城,徹底掌控了北海、東萊兩個郡國,將膠東半島牢牢的掌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讓李唐集團意料不到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,先是樂毅、范離偷襲下邳成功,讓曹魏一舉占領了徐州的治所,讓得到消息的李世民好不郁悶。

    “真是便宜了曹阿瞞,我軍傾巢而出,謀劃了這么久到現在才拿下了東萊與北海,沒想到曹軍卻一鼓作氣連下沛國、彭城、下邳等地,白白為他人做了嫁衣,氣煞我也!”

    李善長建議道:“若非史敬思、李克用兩支兵馬牽制秦瓊,曹軍哪能這么容易得手?曹操現在有求于陛下,可派人向曹操索要一部分土地作為補償!”

    李世民還沒有想好怎么敲詐曹操,就得到了李靖在南皮全殲曹彬,繼而率領十八萬大軍直搗鄴城的消息,頓時又替曹操捏了一把汗:“看李靖這架勢準備直搗魏國都城,曹阿瞞這防御做的太差了,老巢十有**會被李靖端掉!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面觀望冀州的變化,一面繼續率唐軍向青州腹地推進,與從渤海郡南下的李績軍團南北呼應,又接連攻克夷安、平昌、安丘、姑慕、淳于等五座縣城。而李績的大軍也由渤海郡一路南下,連克樂陵、陽信、般縣等地,飲馬黃河,虎視黃河南岸的濟南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李靖攻克魏國都城,俘虜了曹操所有嬪妃與滿朝公卿的消息迅速傳開,再次震驚天下,就連李世民也是心服口服:“李靖厲害啊,簡直就是劉辯的再世韓信,若無這樣的人才輔佐,劉辯又怎能氣焰囂張的滿世界開戰?”

    幾乎與李靖攻克鄴城的同一時間,衛青與魚俱羅率領兩萬漢軍跨過黃河抵達了濟南國治所平陵,與死守城池的徐盛、魏無忌會合,使得濟南國的兵力上升到了四萬人,士氣有所上升。

    衛青一面在濟南國組織防御,修筑工事,同時命使者召喚龍且、郭淮前來增援,二將率三萬人馬星夜疾馳,用了兩天的時間抵達了濟南國城外,合兵一處,聲威更壯。

    見漢軍在濟南國境內迅速的集結兵馬,李績不敢輕敵,率部跨過黃河,屯兵營縣與衛青隔著八十里遙相對峙,同時派遣使者密切聯絡東路的李世民。

    就在大戰一觸即發之際,冉閔也與彭越帶領了百十騎抵達了臨淄,見過青州刺史蕭何之后,又趕來衛青大營助戰。

    衛青在北方用兵多年,對冉閔的武藝了若指掌,見了冉閔大喜過望:“哈哈……除了李元霸之外,唐軍中誰是冉將軍的對手?得將軍助戰,青州高枕無憂也!”

    就在衛青厲兵秣馬,在濟南迎戰李績之時,秦瓊與徐達也率領著楊六郎、尉遲恭、武松、秦用、麴義等人提兵十萬,穿過瑯琊北上臨朐,屯兵朱虛縣城境內,與劇縣的廉頗互為犄角。

    沒想到漢軍竟然采取放棄徐州死守青州的策略,出乎預料的調十萬徐州兵團北上,再加上膠州灣的五萬漢軍水師,駐守濟南的衛青兵團,廉頗的四萬郡兵,青州境內的漢軍暴增至二十六萬,登時就讓唐軍的兵力優勢化為烏有,不要說再攻克臨淄、濟南,甚至有可能被漢軍形成反攻,收復失地。

    “這盤棋下的真是一團糟糕啊,被曹阿瞞這個豬盟友拖累了!”李世民又是憤怒又是郁悶,拍著桌案大發雷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守門的校尉來報:“啟奏陛下,門外來了一個頭發灰白的老者,自稱曹魏丞相范增,奉了大魏皇帝旨意前來,正在等候召見?”

    “范增?”已經三十五歲的李世民雙眉蹙起,沉吟一聲,“我正打算向曹操興師問罪哪,這范增來的正好,速速帶進帥帳見朕!”

    不消片刻功夫,雖然頭發已經灰白,但精神依舊矍鑠的范增大步流星的走進了李世民的帥帳,不卑不亢的施禮道:“唐國皇帝在上,大魏丞相范增這廂有禮了!”

    李世民的語氣卻并不友善:“哼……朕正打算派人去向曹孟德興師問罪,你來得正是時候,聽好朕所說的每一句話,回去一字不落的說給曹孟德聽!”

    “唐魏乃是聯盟,彼此平等,不分主次,何來興師問罪一說?”范增乃是一國丞相,在氣勢上自然不會輕易被壓住。

    李世民正襟危坐,手撫桌案道:“其一,曹魏將領擅自用兵,為了蠅頭小利而本末倒置。這樂義、范離不在冀州好好看家,卻跑去徐州偷襲下邳,結果倒好,下邳雖然拿下了但卻丟了鄴城,簡直就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,大大的破壞了我軍的作戰計劃。如果不是二人擅自用兵,你們也不會丟掉鄴城,下邳就會被史敬思與李克用拿下,現在就是我們唐國的了!”

    范增聞言,緘口不語。

    李世民這話簡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,樂義、范離偷襲下邳只帶了兩萬人馬,就算留下來也守不住鄴城。李世民這分明是惱怒魏軍攻占了下邳,讓登陸徐州的唐軍竹籃打水一場空才強詞奪理的雞蛋里面挑骨頭。

    但畢竟現在魏國的處境比唐國要危險的多,有求于人,范增也只好能忍就忍,讓李世民噴幾句就是了。

    見范增不說話,李世民繼續開噴:“其二,你們魏國的武將簡直都是酒囊飯袋,綁一塊還不夠元霸打的!這曹彬簡直就是個飯桶,挖個坑就向里面跳,五萬人馬被一舉殲滅。曹仁也是個廢物,連丟許昌、陳留,被漢軍打的節節敗退,導致漢軍可以輕松集結兵力,讓我軍的困難大增,簡直就是豬盟友!”

    范增頓時不干了,立刻強硬的予以回擊:“陛下此言差矣,漢軍之強悍,世界皆知!岳飛固守宛城,如泰山般屹立不倒;劉辯縱橫捭闔,翦滅諸侯,所向披靡。吳啟揮軍向西,覆滅貴霜,擒獲嬴政;李靖北扛二李,使得貴軍數年難越雷池一步,更曾經跨海攻破貴都……自有記載以來,還沒有哪個朝代兵力如此強盛!”

    范增的話就差直接點明了,你們唐國裝什么大尾巴狼,如果我們魏國的武將都是酒囊飯袋,你們唐國又能好到哪里去?李績、李牧率領三十萬大軍和李靖在渤海郡打了三四年,寸土難得,你們唐國的國都也曾經被人家攻破,你老爹現在還在金陵吃牢飯呢,你有什么資格恥笑我們魏國?

    要不是我們魏國在前線扛著,放你們唐國和漢軍開戰,肯定會被打的更慘。到了現在這個地步,誰也別笑話誰,誰也不比誰強,還是齊心協力的共度難關才是上策,如果不能同舟共濟,下場只能是唇亡齒寒,被劉辯各個擊破!

    聽了范增的強硬回擊,李世民頓時有些泄氣,手撫胡須一臉郁悶的道:“好了,朕不和你爭辯這個問題,反正你們魏國的用兵一團糟,如果不能迅速扭轉局勢,只怕你們魏國和西漢誰先滅亡還不一定呢!你千里迢迢跑到青州,就是來與朕唇槍舌戰的么?”

    范增作揖施禮道:“老朽脾氣就是這樣,失言之處還請陛下擔待!現在唐、魏同氣連枝,一榮俱榮一損俱損,魏國若亡唐國又怎能扛住百萬漢軍?故此自今以后唐魏當共同進退,切勿自生嫌隙。老朽之所以千里迢迢來見陛下,其一為了追回楊玉環,其二是向陛下求援,請派遣李牧將軍從渤海郡南下鄴城助我軍奪回鄴城!”(未完待續。)--
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