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《三國之召喚猛將》一千二百四十六 天下第一飛刀
    就在李世民走神之際,秦瓊已經催馬出陣,大聲叫戰:“李世民,來來來,有種的出來與我歷城秦叔寶一決死戰!”

    不等李世民搭話,一員大將催促胯下一匹相貌奇特的戰馬殺出陣來,只見這匹戰馬身材高大,四肢健碩,但身上的鬃毛卻十分古怪,由棕色和肉色組成,搭眼一瞧,似乎就像鬃毛成片成片的脫落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別看這匹戰馬相貌丑陋,但一雙眼睛卻是綻放著金燦燦的顏色,遠看就像鑲嵌了黃金飾品一般,此馬名喚“金眼玉花虬”,善于短途沖刺,短距離沖殺起來當真是疾如雷霆,快似閃電,乃是唐國屈指可數的寶馬。

    這員大將不僅胯下坐騎相貌奇特,手中兵器同樣十分罕見,名喚“金龜駝龍抓”,兵刃部分鍛造成了一只金光閃閃的烏龜,四只利爪與探出來的頭部都鋒利尖銳,既可以鎖拿對方的兵器,又可以像長戟一樣砍伐殺戮。

    不等秦瓊搭話,這員唐將自報姓名:“我乃唐國大將淵蓋蘇文,秦瓊你休要猖狂,我大唐天子豈會與你一介莽夫動手?看我取你性命!”

    秦瓊勃然大怒:“就算我是一介莽夫,殺你也是易如反掌,吃我一槍!”

    秦瓊話音未落,手中金纂提爐槍一個仙人指路奔著淵蓋蘇文的面門刺了過來,裹挾著一陣寒風,閃爍著一團寒光,聲勢非凡。

    淵蓋蘇文不敢大意,手中金龜駝龍抓一個橫掃千軍向外格擋出去,兵器相撞,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,碰撞的火花四濺,驚心動魄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倒是有些本事!”

    硬拼了一合之后秦瓊收了輕視之心,將一條長槍揮舞的光芒萬丈,使出渾身解數窮追猛打,一心要把淵蓋蘇文刺于馬下。

    淵蓋蘇文握緊了金龜駝龍抓,沉著應戰,見招拆招,遇式化式,與秦瓊馬走連環,你來我往,酣戰了三十回合難分勝負。

    “這淵蓋蘇文倒是有些本事,既有力量又有速度,招式稀奇古怪,變化多端,看來不用殺手锏很難贏他!”

    秦瓊打定主意,突然虛晃一招,撥馬敗走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?”

    淵蓋蘇文看起來毫無警覺,催促胯下金眼玉花虬,揚起金龜駝龍抓窮追不舍。

    “吃我一锏!”

    秦瓊一邊佯裝逃命,一邊在馬上偷瞄淵蓋蘇文,看看相距不過兩丈左右,突然暴喝一聲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背上抽出一支四棱金裝锏,奔著淵蓋蘇文的面門投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秦瓊特殊技能‘殺手锏’發動,瞬間武力+5,基礎武力99,坐騎呼雷豹+1,武器金纂提爐槍+1,當前武力上升至106!”

    “吃我一刀!”

    讓秦瓊沒有想到的是,就在自己用殺手锏暗算淵蓋蘇文的同時,對方竟然也抖手射出一枚飛刀,又快又疾,猶如一枚寒芒般迎面射到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淵蓋蘇文特殊技能‘刀絕’發動,刀絕淵蓋蘇文特有技能,隨身攜帶九口飛刀,第一次出手降低對手2點武力,第二次提升自身2點武力,第三次出手降低對手3點武力,第四次出手提升自身3點武力。

    第五次出手降低對手4點武力,第六次出手提升自身4點武力;第七次降低對手5點武力,第八次出手提升自身5點武力,前后兩次均可以疊加效果。第九次出手自身武力瞬間增加12點,但不可疊加,且因為是偷襲型技能,因此不受任何技能克制。”

    秦瓊沒想到淵蓋蘇文會用飛刀偷襲,淵蓋蘇文也沒想到秦瓊的殺手锏竟然如此犀利,兩件兵器在空中相撞,發出一聲清脆的撞擊之聲。

    秦瓊的金锏重達十余斤,在力量上遠超淵蓋蘇文的飛刀,因此輕而易舉的撞飛了淵蓋蘇文的飛刀,但自身遭到阻擊之后速度變慢,飛行的軌跡也有所改變,威脅已經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“再來一刀!”

    一刀未能擊落秦瓊的殺手锏,淵蓋蘇文暴喝一聲,再次抬手擲出一把飛刀攔截迎面飛來的金锏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淵蓋蘇文連發兩刀,降低秦瓊兩點武力,下降至104;提升自身2點武力,基礎武力99,武器金龜駝龍抓+1,坐騎金眼玉花虬+1,瞬間武力上升至103!”

    “叮當”又是一聲脆響,金锏再次和飛刀在空中相遇,這次金锏變成了強弩之末,而飛刀力道正足,此消彼長之下互相抵消,齊齊落地。

    這還是秦瓊的殺手锏第一次被人化解,驚訝之下又有些惱怒,抬手抽出第二支金锏再次朝淵蓋蘇文的腦門砸了過去,“別以為你飛刀多,老子還有金锏!”

    第二支金锏在秋陽照耀下發出金燦燦的光芒,猶如一枚流星般朝淵蓋蘇文的面門飛來,迫使的淵蓋蘇文不敢大意,再次抖手連射三枚飛刀,方才將秦瓊的第二支殺手锏擊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還有飛刀,你還有殺手锏么?”

    淵蓋蘇文一臉得意之色,將駝龍抓插在地上,左右兩手同時出手,再次連射兩把飛刀,“讓你嘗嘗我天下第一飛刀的厲害!”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淵蓋蘇文射出第六刀,瞬間提升自身武力4點,當前武力上升至105!”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淵蓋蘇文射出第七刀,瞬間降低秦瓊5點武力,當前武力下降至96!”

    “****的算你狠!”

    沒想到淵蓋蘇文竟然身背這么多飛刀,而且一刀快過一刀,攻擊的部位又各不相同,要么面門要門胸口,要么頸部要么坐騎,變化多端,防不勝防。秦瓊登時被逼迫的手忙腳亂,使出渾身解數方才堪堪擊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別急,還有呢!”淵蓋蘇文放聲大笑,抖手又是一刀飛出,“看你怎么擋?”

    秦瓊的招數已經用老,想要抽回槍來格擋已經不可能,只聽“咄”的一聲巨響,飛刀正中秦瓊肩部,巨大的穿透力一下子刺破了秦瓊的青銅護肩,扎進了右肩肩頭,刺穿了胛骨。

    “唉呀……”

    秦瓊猝不及防,在巨大的沖擊力面前身體后仰,一跤跌下馬來。

    “納命來!”

    淵蓋蘇文見一擊得手,不由得喜出望外,催馬挺抓直取秦瓊。

    “番將暗器傷人算什么好漢?”

    危急關頭,尉遲恭飛縱夸下踏雪烏騅,卷起一溜煙塵,揮舞著降龍伏虎鞭殺出陣來搭救秦瓊。

    “再來一刀……中!”

    淵蓋蘇文嘴角微翹,抖手又是一枚飛刀,疾如雷霆,迅若流星,甚至讓人無法看清這一刀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淵蓋蘇文第九刀出手,瞬間武力+12,當前武力提升至113!”

    “臥槽……還有啊?”

    尉遲恭千算萬算,沒想到淵蓋蘇文身上竟然還藏著飛刀,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刀射中左肩,同樣刺穿鎧甲,穿透了胛骨,慘叫一聲失足墜馬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真是一對廢物!”

    淵蓋蘇文狂喜不已,舉起金龜駝龍抓奔著剛剛墜地的尉遲恭當頭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幸虧尉遲恭出馬救援,才讓失足墜馬的秦瓊緩過神來,眼見尉遲恭陷入危機之中,急忙摸起長槍單臂迎戰,“唐將休要猖狂!”

    “鐺”的一聲巨響,兩把兵器撞擊在一起,秦瓊單手持槍吃了大虧,被一下子震裂了虎口,金纂提爐槍險些脫手飛出。

    不過虧了秦瓊這么一阻擋,尉遲恭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,拖著中了飛刀的左臂,靠著右手摸起一把鋼鞭朝淵蓋蘇文的馬腿掃了過去,“狗娘養的陰險之徒,你先人是賣飛刀的么?”

    于是戰場上出現了滑稽的一幕,兩個門神一個傷了左肩,一個傷了右肩,而且各自插著一把飛刀,看起來十分般配,如果貼在大門上,怕是最好的畫匠也描繪不出這種效果來。

    “義父大人后退,讓我來會會這賊將?”

    一聲叱喝,大錘公子秦用手提一雙鑌鐵獅吼錘沖出陣來,攔在淵蓋蘇文馬前,掩護秦瓊和尉遲恭撤退,“狗娘養的,你還有飛刀么?”

    “再吃我一刀!”

    淵蓋蘇文咆哮一聲,又是一抖手,嚇得秦用急忙在馬上俯身躲閃,才發現淵蓋蘇文是虛張聲勢,這才鼓起勇氣,揮舞起雙錘,小心翼翼的廝殺成一團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直沒有見過淵蓋蘇文的真正實力,此刻親眼目睹這員悍將連傷兩員東漢大將,登時喜出望外,將長孫無垢帶來的不快拋到了九霄云外,揮手喝令金彈子、李嗣源一起向前沖鋒:“漢將想要靠著車輪戰依多取勝,兩位將軍出馬助淵蓋將軍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金彈子與李嗣源齊刷刷的答應一聲,一個手提各重九十斤的擂鼓紫金錘,一個揮舞鑌鐵柳葉刀,雙鬼拍門一般殺出陣來,“淵蓋將軍莫慌,我二人來助你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看到秦用陷入以多打少的局面,武松手提鬼頭刀徒步沖出陣來,而麴義亦是催促胯下戰馬,揮舞三尖兩刃戟沖出來助陣。

    “唐將武藝非凡,不可力敵!”

    徐達見勢不妙,命士兵接應了秦瓊、尉遲恭歸陣,搶回了武器和馬匹,長槍一揮下令全軍沖鋒,既然斗將不行,那就拼士兵的戰斗力吧!(未完待續。)//
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